他站在测土配肥的最前沿——记安徽文胜肥业董事长李文胜
2011-05-24 08:51:32   来源:中青网   评论:0

阜阳,这个缔结千古友谊的管鲍故里。她有文峰塔、奎星阁的远近闻名。这里的人们,在这几年又发现就在市郊三十里铺,又有一处令人瞩目所在,这就是安徽省文胜肥业。当人们咀嚼田野里金黄的希望,在捧尝收获的时刻,会记起文胜肥业的,因为有了文胜肥业,便有麦堆满仓,因为文胜肥业点燃了施肥革命的火炬,并以燎原之势向外不断地延展扩张。

  “孩子王”的心愿。不惑之年的李文胜看上去文静单簿,浓浓的眉毛下,眼睛里闪烁着睿智和才华。原以为他言语不多,但谈及到对企业的管理,他却有着长者的威严和将军般的指挥若定。

  上世纪60年代中期出生的李文胜来自地地道道的涡阳一个农民家庭。家中兄弟五个,一个妹妹。作为长子的他,过早地感到了生活的不易和肩上沉甸甸的责任。在那个特殊年代里,贫困在他童年幼小心灵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他至今仍不能忘记“红芋面红芋馍,离开红芋不能活”的日子。走出农村,脱离贫困。是他当时最大的心愿。从小学到初中、高中,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父母亲都是文盲,每天除了干不完的繁重农活外,基本上是没有时间管他学习的事。李文胜从来也不责怪父母,他深深地理解二老,在农忙时节,他要请上一两天假拼命地帮家里干活,以减轻家中的负担。在附近几个村庄,他还是出了名的“孩子王”,他注重团结同学,无论是同一级还是高一级的都喜欢和他玩,这时,年少的他显示出一定的组织能力和领导水平。草长莺飞、春花烂漫的日子,他带着自己的诗会和文学社的同学去欣赏田园风光写诗咏词;清清的溪水蓝蓝的天,他们时常来到小溪边,吸一口新鲜空气,记一个新的问题,心里啊,有说不出的甜蜜,幼小的心灵蕴藏着潜在的抱负,也为日后的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

  不安心的化肥科长。1988年,李文胜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安徽经济管理学院工业企业管理系。两年后的初夏,他被分配到涡阳县化肥厂工作,一步一个脚印,从销售业务员做起,干到化肥科副科长、科长。按说,他该知足了。但每次回老家,看到仍处于半饱状态的父老乡亲那一双双对贫脊土地充满增收渴望的眼神,总让他心中不安。听着还有一小部分村民在青黄不接时仍靠“二粮”(救济粮、回销粮)度日的事儿,作为化肥科长的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地位的逐步确立,他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和希望。那就是一方面国有企业的固有机制体制对自己发展空间的束缚所带来的压力;另一方面如果自己可以放下眼前的一切,能甩开膀子办企业,多为农民办实事的希望和诱惑。1995年年初,他第一个大胆地向化肥厂领导写申请提出辞职。这一反常举动让领导大吃一惊,让他再三考虑后再作决定。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反而把辞呈写得更坚决,领导拗不过他,为了保险起见,厂里让他到高炉镇上设个化肥营销点,不管他将来干什么,他还是化肥厂的人,最起码解决他温饱,使他无后顾之忧。

  他感谢厂里领导对他如此的信任和关心,但他想得更多的是下一步棋怎么走,踏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来,对领导负责,更对自己的言行负责。

  安农大迎来特殊客人。酷暑难耐的6月,雄心勃勃的李文胜离职来到高炉镇,开设了一个化肥经销点。虽然经济效益上还可以,但他不在乎这些,他有着自己更远的理想和目标。

  那些日子,在别人眼里,他简直就是个疯子,有事没事嘴里总在唠叨着什么,东一头西一头像个找草吃的倔牛。一天,在涡阳县农机局,他碰到了安徽农业大学的三名实习生。促膝长谈一番后,他得到了一条鼓舞人心的消息,据这几名实习生讲,安农大内部设有扶贫办,专门给农民、农业提供服务项目的。激动万分的李文胜彻夜无眠,天还没亮,他就凑足了路费带上干粮来到县城,坐上了开往省城合肥的班车。

  在安农大的校园里,他拜见了宋国鑫书记,他以一个淮北汉子固有的执着和耿直,对宋书记坦言了自己的想法:淮北平原,这个占全省土地三分之一的平原,要养活全省二分之一以上的人口,农民付出的太多,而土地给予农民的太少,那里的农民多、农民苦。何况自己也是农民出身,他就想为家乡的父老乡亲做点实事。宋书记被眼前这个瘦弱文静的青年打动了。双手紧握着李文胜的手动情地说:“我们这个学校就是为咱农民开办的,走,我给你推荐两个人。”

  他们来到土化系,见到了时任副教授的张自立和系主任何方。说明来意后,两位专家也被李文胜的精神所折服,于是几个人围坐在办公室的桌子旁,从夕阳西下谈到华灯初上,直至凌晨两点多,当人们在畅游梦乡时,他们还在谈,没有丝毫倦意。特别是身为太和籍的张自立教授,更了解家乡淮北平原的土壤结构,以及当地农民在种植农作物时的施肥习惯。他们一见如故,甚至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作为一直从事土壤肥料研究的安农大土化系,当时已成功研究了磷酸钾铵复合肥这一科研成果,但要将这一实验成果从实验室推向农民田间地头,还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如今,李文胜找上门来想为农民做点事,这也正是科研专家们心蓄已久的夙愿。事实上,科研院校也的确需要更多像李文胜这样的人合作。从表面上看,大家都在谈同一个关于科学施肥的问题,事实上,大家心里都非常清楚,要想改变农民多年来的种地施肥习惯,决非一朝一夕的事,他们要想完成的这次对于农民耕作土地的革命,绝不亚于进行着一场伟大的战役,而李文胜正是这场战役中冲在最前沿的冲锋者。

  桌子上的烟灰缸已盛满了烟蒂,烟雾缭绕弥漫着整个屋内。当东方露出鱼肚白的那一刻,安农大校方终于拍板决定,将最新的科研成果叶面肥项目近乎无偿地转让给李文胜使用,1万元的转让费要求其3年还清。无疑,这是安农大用实际行动支持着李文胜的事业,支持着生活在贫困土地上的淮北农民。

  功夫不负有心人,正是李文胜的一片真诚打动了安农大的教授,张自立教授带着三名大学生来到了野草从生的涡阳县高炉镇,并亲自谋划筹建了“安农植物营养素厂”。

  李文胜怀揣着这个“金娃娃”无比兴奋。心里暗暗发誓,以后不管遇到再大困难,这条路都要走下去,绝不能辜负科研部门和科研人员的希望。

  政策是民企的主心骨。安农植物营养素厂成立初期,面对资金紧张、市场体系建设、企业定位和发展方向等问题,怎样才能尽快把科研成果转化为产品,都是摆在李文胜面前的一道道坎,加之当时全国各地虽然鼓励发展乡镇企业,特别是毗邻沿海江、浙、粤等一些开放省区,在人力物力财力上的支持早已见怪不怪。但像在安徽一些发展步子较慢的地区,政策尚未明了,但是李文胜仍坚持一个理念:不久的将来中部地区会得到国家支持和鼓励发展。于是他东借西凑,用自己的房子去银行做抵押货款,总算凑足了办厂所需要的费用。

  不久,在安农大科研专家、教授的指导下,通过改进以色列技术IMI制作工艺,安农植物营养素厂与校方联合生产出了具有突破意义的文胜牌复合型叶面肥磷酸钾铵。这种肥料不仅含有普通叶面肥所有的磷和钾,还富含普通叶面肥所没有的三大元素之一的氮,不管从成本还是用量上看,都节约了许多,更主要的是价格上十分便宜,农民能接受,农作物增产效果明显。

  李文胜信心百倍,他似乎看到了那一片美好的市场前景。于是,他在自己的笔记本上一连写下了四遍“实实在在的产品质量,献给实实在在的农民兄弟”,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市场的做大做强,他又将自己喜欢的这句话演绎成了“实实在在的氮磷钾含量,看得见摸得着的微量元素,不含任何激素调节剂的产品,献给纯朴善良实在的农民兄弟”,直至现在的“改造环境,沃土肥田,造福人类”。

  真正将产品投入市场,让农民兄弟认可,决非易事。为了达到预期的宣传目的,他和厂里的几员大将走乡串户,马不停蹄。首先,他们选准了以涡阳为主阵地的立足点,找到上门为农民办实事的市场突破口,把能做的工作尽量做深做细。制作宣传图片资料,把农民传统施肥所造成的大量浪费和环境污染用挂图的形式表现出来,而对自己肥料的产品使用和利用率也作了详细说明,还鼓励一些信誉度好的农民免费试用他的产品。丰收的季节说到就到,就在这年秋天,使用了文胜牌复合型叶面肥的农户与一般农户相比收成多出近20%。这些农户为了表达心中的谢意,他们送来了刚从地里丰收来的如竹笋般粗的玉米、狗头般大的红芋,知心的话语从傍晚唠到天黑。

  身为农民出身的他,没有忘记中国农民生活状况仍不富裕,他把农民的期望比作企业发展的动机。用自己的言行来报答养育他的这片沃土。为了创业,他广纳社会贤才、企业精英。在人才引进方面,视知识为力量、为动力,提高知识在文胜肥业的价值,让一些学有所长,学有所用的人充分发挥了他们的潜能。到农村广阔天地与农民朋友一道去沃土肥田,帮助农民走上致富之路。在做人方面看重的是一个人的品质,作为出生在老子故里的他,始终认为:做人要踏实,诚信为本,立信为民。如果一个不诚实,品德不好,那么这种人一定要舍去。他用自己的言行影响并教育员工,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在谋划未来企业的发展道路上,李文胜画了一幅远景规划,制定了“五个一”工程,即“筹建一个协会,创立一个名牌,每年开发1-2个新产品,产值超过一个亿,实现一个百千万工程”。积极与大学科研机构联合,走联营之路,并且逐步改善员工的福利和待遇,让员工工作之余,休息安心,学习用心,精神面貌焕发,用十分的热情,干出百倍的效率,形成一种人人比学习,人人比技能,人人比干劲的良好氛围。

  为广泛吸收社会闲散资金,共同参与企业经营,李文胜创立了企业经营董事动作模式。目前经营董事已达80家。解决了企业在生产,经营过程中资金链的断裂,经营董事定期聚集一起,商讨企业在动作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及时调整策略,研究政策,以适应市场经济的变化。

  李文胜觉得,应积极稳妥地开发市场,成功一个开发一个巩固一个,以点带面,不断扶持,形成一套完善的营销方案,严格按照市场营销的思路去开拓市场。与经销商签订代理合同,帮助经销商搞好免费测土配肥,并提出了“渠道规避风险,行动创造商机”的营销思想。现代市场营销学特别强调的是产品的质量,把它作为产品的生命所在。货真价实是一条古老的商业准则,高明的商人和精细的消费者都会把它看作至高无上的原则。只有优质产品,才能步入名牌,才能打得起品牌战略,努力地实现质量最佳的目标,为使产品成为品牌而不懈努力。正是严格的企业管理才获得了高质量的产品,从而成为名牌产品而受到消费者的青睐,随着企业发展的强劲势头,为扩大经济规模,2004年4月经阜阳市招商引资,安徽省文胜肥业入驻阜阳市颍州区经济技术开发区,迈向了第二次创业的艰辛历程。

  文化铸魂 科技决胜。去年五月,安徽省文学艺术界一批德高望重的作家来到文胜肥业采访,在了解了文胜的创业故事后,其中一位领导感慨之余,欣然提笔写下了“文化铸魂 科技决胜”。

  有了科技,知识企业在与市场抗衡中有了很重的砝码,但还有一样是必不可少的,就是企业文化。

  企业文化是注进人脑的营养。没有文化,企业就失去了魂魄。文胜和文胜肥业人善于把握企业文化内在本质,用最为朴素的方式表达出来。这里不妨摘抄一段员工训词,剖析一下文胜人追求的精神境界:身为文胜的一员,定以弘扬肥料事业为己任,以“改造环境,沃土肥田,造福人类”为宗旨;谨记:“认真审视不足,步步走向完善”的企业发展信条,高举知识就是力量的大旗,脚踏实地,奋力开拓,振兴企业,成就自我!我们不难理解文胜肥业自己要达到什么目标,靠的是什么,通过什么途径,这段话,背起来也许不费心,但真正入心入髓,还要靠文胜人自己用双手铸造自己的灵魂。

  文胜企业最为艰难的一年,是靠一首经过改编《打靶归来》而成的企业之歌,来凝聚人心、共渡难关的,这的确是件不得了的事情,至今李文胜读起“文化铸魂 科技决胜”8个大字。还回味着10多年前企业靠一首歌重振士气的往事。

  笔者在文胜肥业的会议记录簿上看到的企业的宣誓篇,甚至到每一个小的广告,都是文胜肥业人精心策划的,独到而有魅力,这魅力源于文胜肥业人,却张扬于广大的农民之间。

  “握住文胜手,永远是朋友”这句平凡普通的话语。道出了文胜人的真诚和信心,让文胜肥业的人感到浑身温暖,让使用文胜肥料的农民感到心理踏实。徜徉在文胜肥业这个民营企业中,你会被那种文化氛围包容,灵魂得到熏陶,在这个氛围中你能体会到和谐,安详,领悟到文胜肥业凝聚的潜能巨大,无论是领导班子成员还是普通员工都被一种文化气味所包围,哪怕一句轻声地问候都显得那么自然和贴切……

  文胜的“磁场效应”。去年4月3日,文胜肥业召开了一场热烈隆重的欢送会,欢送的主人公就是五十年代北京农业大学毕业生、原阜阳地区土肥站站长、《阜阳地区土壤》一书副主编王成志,这次专门欢送王成志赴美国探亲和考察,希望他能从国外带来更多更新关于测土配肥的消息。

  王成志专家与李文胜的相识要追溯到1995年安农植物营养素厂的初始。那时,王成志还是阜阳地区土肥站站长,因为有关技术问题需要向王请教,再加上有时在省里或市里开会他们经常谋面,他们便熟悉了。王成志退休后,李文胜主动找上门来,邀请王成志给他做顾问。当时,也有其他几个肥料厂高薪聘请他,但通过对文胜肥业一番调查,他决定不再去别的企业,因为他太了解文胜肥业了。

  王成志来到企业后,工作上一直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在文胜公司专家下乡回访的日志上,就这样记载道:2006年6月至8月,专家团一组对沿淮进行了两个月的回访,路线安排为霍邱—寿县—淮南—定远—固镇—五河。在霍邱县城西湖农场,王成志专家深入田间现场指导农民施肥。当时,水稻正处于返青期,田里放满了水,王专家毅然脱掉鞋子下到水田里查看水稻病情,给农民讲解文胜肥料追肥后的病虫防治和挽救措施。

  张自立,安徽农业大学资源管理学院院长、教授、全国人大代表。他在婉言谢绝多家大型企业的邀请后,毅然承担了文胜肥业技术指导的重任,将自己倾尽半生精力的科研成果,投入到文胜肥业的生产之中。

  侯德富,著名土肥专家,享受省政府津贴,从事土肥工作50多年。已近古稀的老专家不顾年迈,不辞辛劳,坚持长年下乡,走家串户,向农民传授科技施肥知识,了解文胜肥料的使用情况。仅2000年一年,他就走访了100多个乡镇的2000多个农户,诚恳热情的售后服务深深地打动了每一位文胜肥用户的心。……

  文胜的“磁场效应”不仅仅是其靡下拥有了目前省内一大批土肥专家和科研人员,更重要的是他以自己的博学和智慧将大爱恩泽于民众,为农民创造更多的财富,使磁场的辐射力更大更强。

  李文胜扳着手指头给我计算着这么一道题:以安徽省为例,目前,全省农用地面积为1.66亿亩,加上复种指数,种植面积3.32亿亩,如果全部推广使用文胜肥料,每亩增产10%,年增产粮食300多亿斤,可使全省农民增收200多亿元。这不是天方夜谭,而是实实在在的客观现实。

  测土配肥:他比国家要求整整提前了9年。1995年11月,在涡阳县的高炉镇,李文胜采纳省土肥总站及安农大建议,邀请张自立、吴振若、侯德富专家指导测土配肥的试点工作,为使测土配肥工作循序渐进。他首先确定了总体思路和目标:紧紧围绕促进粮食增产、农民增收、农业增效的战略目标,通过政府推动和投入带动,强化售后服务职能,完善市场运作机制,科学配置肥料资源,合理运筹施肥比例,切实提高科学施肥到位率、覆盖率和肥料的利用率,逐步构建与现代农业相适应的肥料生产、经营推广和监督管理机制。

  制定好测土配肥方案后,采取如下具体措施。在任务职责上实施“五个一”,即:制定一套管理办法、形成了一个技术推广模式、组建一个标准化实验室、搞好一万亩示范田,一户一张施肥建议卡。

  在工作方法上统一推广模式,即“统一定点测土,统一配方指导,统一检测标准,实施一村一站,一户一卡”。

  在工作上要求细化工作程序。测土:先布点,再调查;先定位,再取土;先测氮磷钾,再测其他;先指导施肥,再作评价,试验;按着程序做,技术人员亲自做示范,带着农民干,领着农民看。配方:以试验结果为依据,以专家经验为指导,一个地方一个配方施肥技术指标体系。配肥:利用先进的设备专门生产。供应:建立配方施肥服务网,努力实现一乡一站。服务:一户一卡。

  针对测土配方施肥推广中存在的配方入户难、农民应用配方难的问题,李文胜带领技术人员三上合肥拜师请教,赴外省参观学习,初步形成具有文胜肥业特点的测土配肥推广服务模式,即:一村一站,一户一卡模式。按此模式,农户能很方便地获知自家土地如何施肥,测土配肥由此变成了一项“傻瓜”技术。农民只要拿出自家卡,立马就能得到配方。这样既提高了农民科学施肥的水平,又减少了投入,从而起到增产增收的效果。

  实施测土配方施肥最大的成效促进了农民施肥观念和方法上的转变。目前,“施肥越多产量越高”、“粪大水勤不用我问人”等施肥习惯正在摒弃,购买化肥只看价格不看养分含量的日益减少。

  自测土配肥工作以来,在全省30个县,5000多农户落实了科学示范田,每年推广小麦、玉米、大豆、花生、红芋、水稻等测土配方施肥5万吨,示范区肥料利用率提高了3-5个百分点。

  目前文胜肥业正积极探索推广测土施肥的更有效方法,形成“测土到田、配方到厂、供应到点、指导到户”和“免费测土,指导农民按配方购肥”等多种模式。

  2004年11月,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农业部部长杜青林的陪同下来到湖北考察,与农民曾传详第一次探讨交流测土配方施肥,解决农业低产问题,次年年初,国家正式提出测土配方施肥的号召。仅仅三年时间里,国家财政补贴已从当初投入5亿、7亿到2007年的9亿元,这个逐年递增的数据,足以让他看到测土配方施肥的前景。

  “三心”“三力”服务“三农”。李文胜说,我所说的“三心”,一是国务院温家宝总理的心,温总理的心在想什么?通过电视报纸,我觉得他首先关注的是农业环保,如云南滇池、安徽巢湖两个大淡水湖的污染问题,无外乎工业污染和肥料污染,工业污染自不必说,单是肥料污染,都是些无机肥料洒到地里后,因相当一部分庄稼没有吸收,而白白流进河水里所造成的污染。其次是工业所用的煤炭、石油的大肆开发所造成的资源浪费等问题的考虑。还有就是他要考虑农民的节支增收的问题,通过科学施肥,一来环保有了保证,二来农民地里多打粮,多增收,生活富裕了,总理的心不就可以放宽了吗!再说这第二心,指的是科学家的心。科学家是搞科学技术的,现在咱们提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但什么项目都让国家投资,国家哪能都顾得来呀,而这些科学技术一旦转化为生产力,能带来多大社会效益可想而知,科学家想什么,就是想把自己的科研成果转化为生产力,把知识变成财富。第三心就是指农民的心。农民的心里想什么,就是少花钱,多产粮,靠科学种田,土壤一年比一年肥沃。我将总理的心、科学家的心和农民的心合在起一起,通过我办的企业来实现,称为“三心合一”。

  “三力”,则为政策之力,科技之力和企业转化为科技的能力。在国外测土配方施肥一直被重视,美国现在每隔50公里就有一个配肥站,收种的季节到来,只要农场主打个电话,就有专业机构为他们上门服务,测土配肥耕作一条龙服务。这几年,我们国家越来越重视测土配肥工作,不但给企业免去了增值税,2006年还给咱们企业从财政上补贴50万元,钱虽不多,但体现了党和政府对咱的关怀,2007年中央又拿出来9亿元支持这件事,特别能直接补贴到咱民企,说明国家要组织社会一切力量,来把关系农民利益的这件好事办好。科技的力量是无穷的,我们企业一直与安徽农业大学以及省市各级土肥推广部门保持技术合作,走的就是一条科技科研兴厂之路。而把科技的转化为生产力,本身就是一种对科技的解放,只有把科技的东西真正变成实实在在的生产力,那才能叫解放科技,解放生产力。目前,企业通过科技之力已成功开发出两大系列,十几个叶面肥新品种。大量元素叶面肥有磷酸钾铵、棉花高钾宝、水稻僵苗促根剂,小麦不倒翁、水稻丰产素、大豆花生粒粒宝、蔬菜瓜果促根剂、促果剂;微量元素方面有精品锌、液体硼、速溶硼、肥料伴侣、花卉专用肥等。目前,文胜肥业已成为安徽省最大的叶面肥生产企业,其产品销往全国各地。

  服务“三农”更好理解了。李文胜说,我的企业就是以“三农”为服务对象,对农民、农业、农村提供全方位的服务。任何一个商人做生意、办企业都是在奉献社会的同时,使自己能够赢得更多的利润。我也不能回避这个问题。但是,我所做到和我能做到的是把农民的利益最大化,在实际的生产销售过程中,除去上涨的原材料和生产成本,在利润上我把它降到最低,把更多的利益让给农民兄弟,如果一分钱不赚,那也是不可能的,想想看,我一年要支付150多万元的工资,加上企业的各种运营成本,要盘活企业这都是最基本的。另外,凡是涉及农业部门或农业大学、农业项目科研机构,只要需要我企业支持的一些社会活动、办学办教活动,我都会慷慨解囊,从不说一个“不”字,这也叫咱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工业反哺农业吧。

  听了他的讲述,我们无言以对,只能对他这番高见击节赞叹。我们觉得,一个真正的将群众利益最大化的企业家,应该是一个比较合格的企业家。后来我们还了解到,就在今年3月份,他被当选为阜阳市颍州区三届政协常委,这是不是与他全身心地投入“三农”、服务“三农”有关呢!我们想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采访手记]

  一个人 一生情 一项事业

  一个人的能量到底有多大,我们无法计算。记得著名物理学家阿基米德说过这样的一段话:给我找一个足够长的杠杆和一个支点,我可以把地球撬起来。从平衡学上讲,这是个绝对可以通得过的理论。但现实中,既没有如此足够长的杠杆,也没有理想中的支点,以致于至今未发生“地球被撬事件”。

  我们佩服阿基米德想象的勇气和一览寰宇的霸气。李文胜虽不能与他老人家相提并论,但我们觉得有一点是相通的,那就是两个人都有着远大理想,并为之不断地努力付出。阿基米德一生成就了举世瞩目的阿基米德原理,李文胜磕磕绊绊,从一个个失败和挫折中爬起,又走向一个个成功,最终成就了他的文胜肥业,为更多刨地种粮的农民创造了福利和实惠。

  在采访中,李文胜多次向我们提到,他之所以走到今天,除了有一种不服输的韧劲,还有的就是一个“情”字所带来无比巨大的动力。他说,我是农民的孩子,即便现在当了董事长、住在城市里,但骨子里依然还是农民,我有过农村那一段艰苦的生活经历,也注定我这必然有着的农民情结,一想到肥料事业可以间接帮助农民脱贫增收,工作起来浑身就有一种使不完的劲儿。我们明白他的意思,其实,将这种“情”大而化之,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对农民兄弟浓厚的感情,对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不辍劳作的激情,以及对农业一往情深不断奉献的痴情呢!

  一个人做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社会发展到今天,是不是也可改成:一个人做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生把一件有益于人民的事做好。因为,一个人的一生毕竟有限,除去童年、青年的求学时光,休息时间和退休养老,真正的好日子屈指可数,也就是那十年八年的光景,而在这短暂的时间内事事皆成、呼风唤雨,也有强人所难之嫌,基于此,只要能利用这有限的时间锲而不舍地做好一件事,就非常了不起了。李文胜这半生选择肥料事业去尽力做好它,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在采访李文胜的妻子赵琳丽女士时,她告诉笔者,文胜对事业的执著,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他一旦认准方向,十匹马拉不回头的,话说得虽有点过,但也不是没有道理。想想当初赵琳丽从皖东的马鞍山来到皖西北支援这里的农村建设,打动她的也就是李文胜这股倔劲。他们从相识相知到相爱,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李文胜肥料研究室和办公室里度过的。因为他把太多的精力都投入到肥料事业上,为更多农民兄弟利益努力工作的人,心中肯定有大爱。大爱无言,正是成熟男人的标志。这种人往往不习惯把承诺挂在嘴上,而把责任埋藏在心底,大多时候只是用行动来诠释它。所以她神差鬼使地爱上一个爱肥料的人。结婚后,她也曾建议他改行做电器生意,因为她是学习机电专业的,他没有同意,并告诉她,他不在乎一生拥有多少钱,他要干得是他所一生不能改变的肥料专业。因为,更多的农民兄弟需要他这么做,这也是他多年的愿望。

  你们有了事业,有了家庭,经济上应该也没问题,有没有想过一年出去一两次去疗养和调整呢?我们问赵琳丽。赵琳丽一脸平静地说,没有。至少目前没想过这件事,因为时间不允许。如果可能,大概也要在60岁以后考虑。因为,文胜肥业目前虽然有了一定的市场,但还不是他的终极目标,他打算要测遍全国各地能种植庄稼的土壤,然后建立全国的数据资料库,到时候,不论哪个省哪个市如果需要文胜肥料,只要轻点鼠标,我们就知道该配哪种肥料。现在整个安徽省境内都有文胜肥业的经销网点,还辐射到周边江苏、河南、山东、湖北以及东北三省相当一部分地区,做大做强企业,让文胜肥业走向全国各地才是我们的心愿。

  另据了解,目前,他们企业在河南省淮滨县开辟了一个新的销售网点。据在那边做业务的人员讲,那里的农民小麦亩产好的也就800多斤,亩产千把斤在阜阳已是见怪不怪,但在那里多数农民根本不相信。当前,文胜肥料要在那里打开市场肯定有难度,但一旦打开后,得到当地农民的认可,效益是可想而知的,即便目前赔钱都要干下去,他们看到的是三、五年以后的市场潜力。

  我们佩服文胜人的勇气和超前的市场眼光,在党的富民政策感召下,在科学发展观的指导下,我们的农民、农村和农业将会焕发出又一轮勃勃生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步伐将会进一步加快,农民兄弟的日子会越来越好!

  其实,这一天离我们并不遥远。。(张其勤、潘书培)来源人民网)

相关热词搜索:他站 最前沿 ——

上一篇:百名书家走进阜阳王家坝
下一篇:一建筑工地发生安全事故导致一人死亡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