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第二天酿血案
2010-06-28 17:12:59   来源:阜阳新闻网   评论:0

在常人看来,一对自由恋爱结婚的小俩口,新婚应该是充满柔情蜜意的时刻。 喜上加喜的是,新娘子已经有了近三个月的身孕。然而,还不到18周岁的新娘子巫凯丽在新婚的第二天 ,就被自己心爱的丈夫暴打,目前还在阜阳市人民医院ICU病房,两个生命在死亡线上徘徊。

血洒新婚洞房

    6月23日,农历五月十二,这天是个好日子。刚相处六七个月的时龙龙和巫凯丽匆匆地在这天喜结连理。婚礼同皖北农村其他婚礼一样,亲戚朋友欢聚一堂,欢欢喜喜,好不热闹。

    按照阜阳本地的风俗,新郎新娘新婚第二天要到女方家“回门”。24日,巫凯丽娘家接小俩口回门,在 巫凯丽老家颍东区辛桥,巫凯丽的父亲巫敏一家非常高兴,大宴亲朋。

    午饭后约4点钟,巫敏骑着摩托车把女儿女婿送到距家一里外的车上,临走前巫敏还给了女儿一万块钱, 女儿女婿上车后,巫敏依依不舍向女儿女婿告别。

    按照之前的计划,新郎时龙龙要在回门当天晚上,在阜城一酒店请三桌已随过礼的朋友喝喜酒。

    眼看晚上6点钟已过,请的朋友几乎都来齐了,却迟迟不见新郎新娘。朋友打电话又联系不上,大 家不欢而散。

    晚上10时许,巫敏接到朋友的电话,问道:“你女婿请客,朋友都来了,你闺女女婿咋没来?”巫敏急 忙给女儿女婿打手机,但两人的手机都关机。

    巫敏此时万万没有料到,女儿“出事了”。

    夜里12时许,巫敏接到女儿婆家的电话,说凯丽与时龙龙生气了,现在阜阳二院。

    巫敏想不通,他们两个从自己家里走时还高高兴兴的,怎么会打架呢?赶到二院后,巫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相信那个一身血衣,脸部全部变形,整个面部被利器划伤毁容的伤者是自己的女儿!

    因伤势过重,巫凯丽于26日上午转到市人民医院。

    在市人民医院ICU病房,记者见到了巫凯丽,她口插导管,脸上布满已缝合的伤口,眼皮外翻,面目全非,令人毛骨悚然。

    目前,巫凯丽每天要几千甚至上万元医药费,目前已花费两三万元,时龙龙一家人不知所踪,医药费除时龙龙亲戚送的几千元外,其余均由巫敏支付,由于巫凯丽生死难料,此后的花费会很大。

新郎不见了

    根据医院方面的报告,巫凯丽头部肿大,脑部积水,颅内淤血,右腮帮被利器穿通,整个面部被利器划伤毁容,颚被钝器击打致粉碎性骨折,牙齿被钝器打掉数颗,颈部有明显的绳索勒痕。26日中午11时35分,市人民医院向凯丽家人下达病危通知书。

    面对令人震惊的事实,人们都会疑问,到底是谁对巫凯丽下的毒手?

当天晚上,巫凯丽遭遇暴力后,把巫凯丽送到医院的不是她的丈夫,不是自己的公公婆婆,而是同村 的邻居。

    发生不幸后,丈夫时龙龙不知去向,公公婆婆“出门打工”去了,就连时龙龙的爷爷时明义和大伯都承认 ,时龙龙一家人出走有逃避的嫌疑。

    27日中午,记者赶到程集镇韩庄村时小寨,见到了时龙龙的爷爷时明义。时明义告诉记者,事发当晚10点钟左右,他到孙子龙龙的新房,看见楼梯上都是血!上到二楼,看到孙子媳妇凯丽一身血,坐在二楼楼梯口,时明义问凯丽“是谁打的你?”“是龙龙打的。”凯丽有气无力地回答,时明义立即叫邻居,打 120等进行抢救。

    从目前了解的情况看,时龙龙伤害巫凯丽的时间在当日五六点左右。从时龙龙伤害巫凯丽后出走,到时 明义发现受伤害的巫凯丽,这中间有四五个小时的时间,这期间巫凯丽是在什么状态下度过的,现在因 巫凯丽昏迷不醒而无法得知。

打人只为请客钱?

    丈夫为何如此狠心对怀有自己孩子的妻子下毒手?关于这个问题,时明义的说法是这样的。在结婚前,龙龙有一帮朋友已经随过礼了,但是没有请他们喝喜酒。龙龙准备在回门当天晚上在阜阳城摆三桌请朋友。

    龙龙和凯丽回门过后,龙龙就向母亲刘炳荣要钱,用于晚上请朋友喝喜酒,母亲没有给,龙龙就向凯丽要钱,而此时凯丽身上正好有父亲给的一万块钱。时明义说:“龙龙向他妈要钱没有要到,凯丽也没有给龙龙钱,龙龙感觉在中间夹着怪难受,阜阳那边又有朋友等着请客,可能这样两个人就打起来了。要是他俩拿着钱一块到阜阳请客多好呢!我想是这样的。”

    据市人民医院ICU危重医学科副主任李鹏介绍,因病人颈部被绳索紧勒致脑部缺氧,由于脑缺氧时间太长,加之头部受到外伤,造成昏迷。至于病人是不是能醒过来,从目前的片子来看,醒过来的可能性不是太大,我们会尽全力进行抢救,采取了冰毯处理降颅压等一系列措施进行脑保护。至于腹中的胎儿能否保住,李主任说:“那个就很难了,因为缺氧不是单独脑缺氧,包括脏器、胎儿循环都受影响。下一步我们会请妇产科专家会诊,尽全力抢救。”

女方家曾反对两人恋爱

    龙龙与凯丽相恋要从巫敏的饭店说起。

    巫敏在阜阳城开了一个饭店,女儿在饭店帮爸爸,龙龙在饭店后橱配菜,两人朝夕相处,日久生情。

    当巫敏发现女儿与时龙龙有苗头时,不同意两人来往,一个是女儿还小,虚岁才19岁,另一个是时龙龙不是太懂事,喜欢显摆,还有就是脾气不太好。在两人恋爱期间,有时闹别扭,时龙龙竟然用剪刀扎自己。

    面对家人的反对,凯丽却全然不顾,一心一意与时龙龙相恋。

    2010年春节前,一场大雪压塌了巫敏饭店后橱的棚子,饭店停业,凯丽与龙龙一起到另一饭店打工。 家人还是反对他们来往,但凯丽说:“我自己的婚姻我自己选择,不管以后是享福还是受罪,我不会怨你们。”看到凯丽认定了要和时龙龙好,家人就默认了这门亲事。

    随着两人关系的亲密,后来凯丽发现自己怀孕了。而此时,时龙龙的家人正在颍州区程集镇时小寨村东头的公路旁,为儿子盖楼准备结婚。经双方父母及亲朋的张罗,时龙龙与巫凯丽于6月23日喜结伉俪。

    然而,正当两家人沉浸在喜庆的氛围时,不幸正在一步步逼近。

洞房已人去楼空

    27日中午,记者来到位于程集西南方向的时小寨村,程集到三合的公路从村东头穿过,时龙龙的三层楼就在公路的东边,大门两旁依然贴着大红喜字,墙上还贴有结婚仪式,一旁放着燃放过的礼花。

    在客厅里,记者看到有一片血迹,在通往二楼的楼梯和墙上有大片血迹,新人洞房内,喜庆的红烛倒在柜子上,一旁的大幅婚纱照与婚床上斑斑血迹显得极不协调。

    看到女儿留下的血迹,巫敏心痛得浑身发抖,“心咋恁狠,把人打成这样!”说着,巫敏的眼泪下来了。 他希望女儿能早点醒来,凶手早日受到法律的处罚。

    对于前几天发生的事,村民都感到意外,没有想到平时不打架闹事的龙龙会下这么重的手,村民们认为龙龙是“中邪”了。一位村民推着自行车感叹道:“咋能下这么重的手,既然能结婚就是有缘啊,何必这样呢!”

    24日下午6点多,有人在村里见到过时龙龙,此后,再没有人见过时龙龙及其父母。

    目前公安部门对本案初步定性为故意伤害,案件正在侦破中。      记者 方松高
 

相关热词搜索:二天 血案 新婚

上一篇:一市民热衷电视购物险被骗
下一篇:绘画秀倡导科学节约用地

分享到: 收藏